投稿邮箱: sh[email protected]
您的位置:首页 > 党员论坛 > 党史春秋 > 正文

黄叔雷写给妻子的遗书:我的人生观已确定

    黄叔雷(1907—1948),又名黄震,江苏省常熟市人。曾就读于金陵大学。1938年参加革命,在新四军六师工作。皖南事变后任安徽省望江行署秘书、无为县县长,江苏启东县司法科科长、启海(启东、海门)新兵团参谋长。194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调中共华中分局十地委社会部工作。1947年1月在上海与任天石一同被捕,后解至南京。1948年年底牺牲,时年41岁。

德珍:

  我几次想写信给你,无奈没有机会,这里不像无锡那么松,我解来后已经四个月零几天了,可是还没有将我提讯,究竟前途如何?我也摸(不)着头脑,照我估猜,可能有这样几种:①因为与天(石)一起的又来了几个,都与我毫不相识,对我不注意了。如果他们昆仲肯帮忙和竭力的活动,则可能交保。②虽然我事毫无证据和口供,但对我始终是怀疑的,那么就可能送到青训队去受训。③总动员令下后,对于这种事情必然重视,如果外面情势紧急一些,不管你是正式与嫌疑,可能临时紧急处置——公开与秘密的杀掉。

  这信是秘密设法寄出的,回信切勿提及该信所说之事,你们要知道利害。

  (可以交保)——家中生活甚好

  (须受训后交保)——生活尚可维持

  (尚须关一个时期)——生活勉为维持(前途无希望)——生活困难

  尽可直言告我,万勿敷衍。我的人生观已确定的了,在沪、锡都和你们谈过,无所谓的,一切看诸来日。

黄叔雷写给妻子的遗书

  这是烈士黄叔雷在南京保密局监狱羁押期间,通过难友家属带给妻子的信的节选。

  黄叔雷,1907年出生于江苏常熟东乡一个书香门第之家,其父黄谦斋是前清翰林,在当地名声颇大。黄叔雷曾就读于金陵大学,回乡后做航运生意。1937年,日军侵占常熟后,把他的轮船抢走了。于是,黄叔雷在爱国热情的驱使下毅然放弃优越的生活,加入了当地抗日先驱任天石领导的“民抗”队伍。日伪“清乡”之后,黄叔雷随军撤进淮南地区,后任望江行署秘书。不久,党派黄叔雷到启东,任启东县司法科科长。由于家庭成分复杂,几经曲折和考验,直到1946年,黄叔雷才光荣地加入了党组织。

  1946年8月,苏中地区开展参军运动,黄叔雷积极参加并任启东地区新兵团的参谋长。9月,部队奉命北移,在行军途中,他遇到老上级、老战友任天石。在任天石的邀请下,黄叔雷经组织同意后到江南十地委社会部做地下工作。工作没几天,他与任天石途经上海,在亲戚家被叛徒出卖,1947年1月30日遭到淞沪警备司令部的逮捕,同时被捕的还有妻子王德珍、大女儿黄耕,以及任天石夫妇。

  他们先是被关押在上海虹口警备司令部,后被押解到南市拘留所,40天后被押至无锡卫戍司令部指挥所,5月,被转押到南京保密局监狱。在关押过程中,黄叔雷多次被提审,受到严刑拷打,遍体鳞伤,但他始终没有屈服,也未透露出党内的任何秘密。黄叔雷在任天石的安排下两次越狱,但都未成功。

  由于黄家是江苏常熟地区的大户人家,黄叔雷被捕期间,他的父亲黄谦斋曾利用自己的社会关系进行多方面营救。当时国民党新闻局副局长曾虚白的父亲曾朴,为晚清小说家、著名小说《孽海花》的作者、民国初年的江苏省财政厅厅长,是黄谦斋的莫逆之交。曾虚白一直努力营救,由新闻局局长董显光出面,写信给保密局局长毛人凤,毛人凤回信:“黄叔雷一案因与任天石案有关,由总统府提走。”不久,黄谦斋再次恳托曾虚白,旋得中统特务头子叶秀峰来信。在黄叔雷烈士残缺遗信上,抄有叶秀峰于1948年1月14日写给曾虚白的信,告知黄叔雷一案已于1947年10月11日由原办机关奉令移交保密局严讯。黄叔雷案件属于较重大的一类,虽有国民党上层人物出面援手,但最终营救没有取得成功。

  1948年12月,黄叔雷英勇就义于南京雨花台。

  黄叔雷在狱中给妻子写了三封信,由于当时监狱条件恶劣,且传递渠道隐蔽、秘密,家信纸张大小不一,有的内容重复,有的内容前后不连贯,有的署了名,有的未落款。黄叔雷的书信充满了生活气息,就像是一个远在他乡的人告知自己的妻子可能回来和可能不回来的原因,交待妻子如何维持好家庭生活。

  信不是临行时的绝笔,没有什么豪言壮语,但字里行间却清清楚楚地体现着他对党的赤胆忠心,对妻子和儿女的难以割舍的依恋之情。对于自己的案情,被捕后的黄叔雷理智地分析了自己可能遭遇的几种结局。他分析情况,作了几种设想,并且作了最坏的打算。

  在另一封信中,黄叔雷将生活的重任交予妻子,要求妻子克服自身缺点,担起重任,同时也为妻子指明今后生活上可以分忧解难的依靠对象。虽然身陷囹圄,黄叔雷考虑更多的是三个孩子的将来。他写道:

  关于子女问题上,我提供如下几条意见给你参考:(1)耕的婚姻,基本上应是自主,但应代她考虑,提出意见给她参考。如果她能够按照我在锡时所同她谈的方针,和目前的环境允许,那么当然最好,否则的话,应选择对方要有一特技之长——即手(守)本份(分),那么将来时代怎样变化,他们决不会作困的。至于此次在锡丘某的纠葛,你须要用软性的手段对付她——切不可硬,最好你和父亲商量对付办法。如果耕在这最近期内或待我出狱后再谈婚事,那么你应该设法使她学一点手技(艺)。“管家婆”式的女子是没有她的前途的!(2)经的读书升学,应看你们的经济力量决定——是否读高中,但是我意以为是应该是他去学技术,造就成为建设人材(才),特长技艺,才是妥当,如电气、机械、医学、土木等等……由他择选自己性之所近者去学,但最好先从实地去学习,读空书是很难实用的,应格物而后致知(这句话你不懂可问家父亲),才能得到实慰,否则的话,或者教他去习商,总之要向实质方向起去。(3)荷现在还是读书时期,但是到徐市去饿一顿饱一顿,我真是为小女孩担忧——胃病,最好设法使她饮食调整,同时不可姑息——她离开了你,(我)不放心。

  总之,三个儿女事先布置好,秘密地把他(们)送出去安插(顿)好,将来万一有事,不会慌张来不及等等,“未雨绸缪”是不差的,切记切记。

黄叔雷写给妻子的信

  信中的耕指的是黄叔雷的大女儿黄耕,当时年纪为20岁左右。他们关在无锡监狱时,姓丘的监狱长的儿子看上了耕,要娶她为妻。她们只得暂且应付,后来家中托人花钱走门路,母女俩才得以脱身。经则是指黄叔雷的儿子黄经方。荷是指其最关心的小女儿黄荷。把他们送出去即送到苏北解放区。

  2005年3月下旬的一天,黄叔雷烈士的侄子、76岁高龄的黄念蓉老人与堂妹黄荷取得联系。1948年黄叔雷牺牲时,黄荷才12岁。经历了近半个世纪的风风雨雨,如今她已是两鬓斑白的老人。黄荷来到南京雨花台烈士纪念馆,并带来了黄叔雷烈士遗留的4件珍贵文物:黄叔雷在狱中写给妻子王德珍的三封信函和一块法国产怀表。在有生之年亲手将父亲的遗物交给父亲牺牲地的雨花台烈士纪念馆,让父亲留下的宝贵文物,成为教育、激励更多的后人继承先烈遗志,为民族的复兴而努力奋斗的一笔宝贵精神财富,作为革命烈士的女儿,黄荷了却了自己积压心头多年的一桩心事,她感到无比的欣慰。


责任编辑:姚远

Copyright©2009-2019 版权所有:中共陕西省委组织部陕西党建网

地址:西安市雁塔路南段10号  电话:029—63905675

陕ICP备10001194号-1 技术支持:陕西党建云平台